Welcome七七网登入为梦而年轻!

 
 
当前位置:产业动态
  苹果突然涨价背后:主产区遭遇天气灾害 游资进场助推  
   
  发布时间: 19-06-10 09:08:31am     
         
 

     我国是全世界产苹果最多的国家之一,前几年苹果一直都是五、六元钱一斤。今年以来,不少人发现,苹果价格突然就贵了,在一些超市,普通苹果都卖到了 12 元一斤。苹果突然涨价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记者走进陕西洛川、甘肃庆阳等苹果主产区进行了调查走访。

  陕西洛川:遭遇50年不遇霜冻  苹果减产40%

  陕西是中国苹果第一大省,洛川县苹果种植户陈长建家种了七亩红富士苹果。20184月初,陕西、宁夏、山西等地爆发50年不遇的霜冻,他们家的果树没能幸免,只收了4.2万斤苹果,比2017年减少40%。但庆幸的是,由于去年苹果数量少,他家的苹果卖得晚,收购价格比哪年都高,红富士苹果一斤卖到五元,但由于霜冻,他还是比往年少收了两万元。

  苹果价格一路暴涨,但洛川的苹果经销商已经进入到一年中最清闲的时光。一家大型果品贸易商在201810月以4元到4.5元的价格收了790万斤苹果,随着行情暴涨,苹果出库价从今年4月份的6元一斤涨到5月份的7元一斤,直到没了存货。在今年五一期间,这家企业只能买别人的货去卖,进价突破6元的时候,进了30多万斤货。高价买、高价卖,最终这批苹果以每斤8块钱价格出售,每斤足足赚了2元钱。不仅如此,苹果的出库价格还在节节攀升,截止到六月初,价格已经飙升至每斤8.5元,有个别出库价达到10元,甚至有的经销商在冷库里还有大量存货,打算要一直卖到8月底。

  甘肃庆阳:缺货严重一果难求  期货、现货价格一路飙升

  甘肃庆阳是继山东烟台和陕西洛川之后,一个新兴的苹果主产区。甘肃庆阳三姓村的果农雷生夏往年能收入60、70万元,去年受冻害影响,他家的苹果绝产90%以上,收入也只有4、5万元。不光是他家,他们村和隔壁村都几乎是绝收的局面,顾咀村果农耿立宝去年赔了20万元,都没钱给工人发工资。

  整个庆阳种了170万亩苹果,2018年只产90万吨,平均每亩比2017年减了40%,苹果批发价格节节攀升。61日,庆阳当地红富士出库的价格已经接近每斤10元。而2017年全年,这里果径80毫米以上的好苹果也就在每斤3元左右。不仅价格一路看涨,还一果难求,很多冷库里都没有苹果。

  甘肃庆阳最大的一家苹果经销商,19个冷库中,只有一个冷库里目前还存有少量的苹果。但是这家公司的总经理焦洁说,这些苹果不是用来批发的,而是用来做苹果期货交割的,他们是庆阳第一家被郑州商品交易所批准做苹果期货交割的公司。从去年10月份开始,苹果价格在期货市场和现货市场上都是一路飙升。焦洁说,他们这种期货和现货相结合的方式让公司今年大赚了一笔,收益翻番。

  期货交易推高价格  苹果变“金果”

  20171220日,郑州商品交易所推出苹果期货交易,从20182月下旬开启一路狂飙模式,虽然很多苹果期货投资者连苹果在哪里都不知道,但这波行情,让一些投资者尝到了甜头。

  山东省蓬莱市某果品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孙国斌说,自己做苹果批发十多年了,去年苹果卖得不多,但从期货市场赚了大钱。具体能赚多少呢?他告诉记者,自己曾经以10500元的价格买入苹果期货,最终以14500元卖出。

  根据苹果期货交易规则,一手合约为十吨,合约价格为105000元,按照10%的合约保证金,也就是投入10500元就能买入一手。简单地说,投资者只需要用10500元的合约保证金,就能撬动105000元的苹果期货合约。期货价格上涨到14500元,也就是合约上涨到了145000元,投资者就实现了40000元的盈利。

  △做期货交割的苹果

  531日,孙国斌的公司刚刚签下一份销售协议。果径85毫米的苹果售价是每斤8.8元,果径80毫米的售价为每斤8.5元,这份协议的最终价值是260万元。仅这一单,孙国斌能多赚上一百多万。

  这几个月,苹果期货几乎被一些投资者称作“金果”。现货的短缺,期货市场的创富故事,推动更多资金涌入苹果期货市场,2018511日,苹果期货市场成交金额为1957亿元,11日、12日休市,516日一开市,成交金额就达到了6163亿元,短短三个交易日增加了214%。

  苹果期货市场成交金额大幅增加

  苹果期货价格大幅上涨,跟苹果现货短缺有密切关系,同时期货价格的上涨也对苹果现货价格的上涨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专家解读:苹果为何卖出高价?是否会降价?

  水果价格连涨究竟原因为何?是否真的有人推波助澜?水果价格何时回落?农产品价格如何避免大起大落?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表示,去年主产区先后遭遇冻害天气造成苹果减产是导致今年以来水果供应偏紧、价格走高的主要原因。也有专家表示,虽然天气变化是主因,但可能部分游资进场是推手,部分水果经销商看到价格节节攀升,进行囤积,甚至高位建仓,资金的注入一定程度推升了市场价格看涨的预期。

  那么,苹果这波上涨的行情,什么时候能够下降呢?

  在陕西洛川,果农张延民告诉记者,今年丰收在望;甘肃庆阳的果农耿立宝也预计,今年苹果的丰产是肯定的事情,不仅能弥补去年的亏损,还能有盈余。到8月下旬,苹果将陆续上市,根据全国各产区苹果套袋的情况,今年的苹果产量与2018年相比大幅增加,业内人士预计,苹果产区的批发价格将回落到合理区间。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表示,稳定水果价格,首先是水果生产供应要充足,但水果的生产靠天吃饭,受天气因素制约,这种价格波动是不可避免的,关键问题是价格波动如何保持在合理的范围内。这个就要求我们相应的主体,包括生产者、流通商,以及消费者,要保持理性;作为行业组织,也要发挥引导作用、规范作用;作为政府部门要加强监管,使农产品价格相对保持在稳定区间。

另外,推出苹果期货的初衷,是借助金融手段,实现好苹果卖好价格,提高果农收入。但眼下,好好的苹果某种程度上却成了资本炒作利用的一个工具,我们也期待着苹果生产、销售,期货市场管理者的共同智慧,让金融工具真正服务于农产品生产,让农产品市场健康发展。不要在短缺的时候把农产品价格炒得很高,让消费者望而兴叹。而在丰收的时候又出现大量积压,果农卖不出去,只能看着农产品滞销而发愁。

 

 
   
    关闭窗口  
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南路17号 邮编:100048
中国企业联合会信息工作部 技术支持 京ICP证 13027772号